澎湃新闻曾被癌症判死刑 检察官郭恩慧坚守岗位向死而生<

时间:2018-06-24 16:56 来源:http://www.financialformscompany.com

  郭恩慧是省市铁运输检察院副检察长。九年前,医生给他判了“死刑”——“肾癌、肺癌晚期,最多活一年。”

  过去九年间,他与死神较着劲,“病魔可以我,但不能击垮我,我要继续走下去。”

  病魔在意志力面前似乎也放慢了脚步,和他打了一场“持久战”。2017年7月,在一次连轴加班后,郭恩慧多次咳血被紧急送医,但他还是执意回到检察岗位上,“最近两三年,觉得自己的状态不是特别好。”

  尽管如此,郭恩慧还是希望自己活得有,“每个人都是向死而生,只是一个过程,只要你过得充实一些,就像流星能留下一段炫彩,我觉得就很完美了。”

  2017年8月,在第二届“守望——群众最喜爱的检察官”颁典礼上,郭恩慧被誉为的使者:“对抗病魔,疼痛时你咬住牙,剑指贪腐,办案时从不留情,你是的使者,刺破;你是前行的勇士,传递火种。”

  从检28年间 ,郭恩慧不论从事公诉,还是分管反贪、反渎、控申工作,在他所经手的案子里,至今没有发现一起冤案、错案、瑕疵案。

  郭恩慧1984年毕业于延边高等专科学校师范数学系,先后在图们铁一中、铁三中、敦化铁中学任教,1990年调入图们铁运输检察院。

  1995年,图们铁检院查获了建院以来第一起要案——原图们铁某单位王某某受贿案。自侦部门将此案移送到起诉科后,院领导经过再三斟酌,最后将此案交给了郭恩慧。

  当时,郭恩慧是起诉科年龄最小、级别最低、工作时间最短、经验最少的一个。有人劝他:“王某某在当地能量很大,社会关系很复杂,你可要慎重一些!”

  郭恩慧没有。他力排及劝阻,根据受贿案容易翻供的特点,对自侦部门认定的6笔犯罪事实逐一核查,依法调整固定,对其中谋利不明显的事实进行补查,及时堵塞了漏洞。法庭最终以公诉人认定的受贿事实判处被告人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。

  十年的公诉检察官生涯,让郭恩慧得到了扎实。2009年4月,郭恩慧被提拔为图们铁检院副检察长。同年,他被调往铁运输检察院。

  难料,噩运不期而至。2009年12月,郭恩慧被查出肾癌晚期,准备手术之时,医生发现已经转移到肺。主治医生直言不讳:保养好的话,最多可以活一年。

  这一场突袭的大病,让郭恩慧陷入恐惧和。在确诊那一天,他自己独自一人走在街头,“不知道在何方。”

 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虑,郭恩慧决定要回归到病前的生活状态,“怕并不能解决问题,我要治病。”2010年初,他先在上海进行了肾局部切除手术,28天之后,医生又对其肺部进行了楔形切除手术。

  术后一个多月,郭恩慧就着急着回到检察岗位。很多人不理解,他不要身体了?郭恩慧给出了理由:“我要靠工作来支撑我继续走下去,病魔可以我,但不能击垮我,我还有事业和责任。”

  六年之后,郭恩慧被任命为铁运输检察院副检察长,分管职务犯罪和检察部。“担子更重了,但我是享受的。”

  “每个人都是向死而生,只是一个过程,只要你过得充实一些,就像流星能留下一段炫彩,我觉得就很完美了。”郭恩慧觉得自己已经看清了生与死,“只要我活着一天,最起码要让周围的人觉得我这个人,是条汉子。”

  刚刚转隶到市纪委监察委的郝天择回忆说,其在陪同郭恩慧赴京领时,有一天晚上,郭恩慧特意拉着他去广场散步。

  在过地下通道时,郭恩慧停住了许久,回头对郝天择说:“我被确诊时,医生说只能活一年,当时看到通道里的一乞讨者,身体康健却褴褛不堪,我当时想:如果我们彼此能互换,会不会好呢?”郭恩慧说,他的这一也在瞬间被否定了,“生命要活出,才痛快。”

  郭恩慧说的感,靠的是他玩命“较线月,在查办一起行贿案时,郭恩慧发现某铁车务段一名公务人员存在受贿嫌疑,办案人员立即联系犯罪嫌疑人所在单位领导,要求他们将嫌疑人带到检察院配合调查。然而,嫌疑人却意外失联。

  次日,该单位分管领导和总会计师主动来到检察院,点名找郭恩慧。面对面坐下后,来人声称是向检察院领导“汇报情况”,并主动交待问题,说单位为了平复一笔财务账,才让这名工作人员在账上做了手脚,表示一定要纠正错误。

  郭恩慧一眼对方的“障眼法”,他知道,来人绝非简单的“汇报”,而是前来打探案件口风。

  “如果自己顺着对方的说法讲下去,办案的真实意图就会被对方探知到。”郭恩慧避开对方主动提出的话题,继而较起真来,他抛出嫌疑人为何失联、谁向嫌疑人通风报信这一话题,层层追问,前来的人被问得满脸通红,走的时候两腿发抖。郭恩慧看出了端倪,院党组查办此案。

  不久,失联的嫌疑人得以归案,郭恩慧带领他的办案团队连续奋战,终于查实公务人员受贿犯罪事实,使这些身处基层的“蝇贪”受到应有惩罚。

  在工作中,他并不把自己当病人。“在医生和病友眼中,我已经病入膏肓,但在检察岗位上,我和正没有任何差异。”郭恩慧说,自己很享受工作。

  2015年检察后,郭恩慧几乎投入了所有的精力,工作常常连轴转。特别是侦办职务犯罪工作,除了统筹指挥调度外,他还经常和同事们一起外出侦查、、,冲到一线。

  在年终述职报告里,郭恩慧写到:我身患“大病”,多年来靠意志去平和心态与病魔共存,同时努力保持着正常的工作和生活,克服疾痛和心理缺失,用朴素的和尽职守责的意识,在关爱和鼓励下享受生命的意义。我愿保持平常心态继续坚守在岗位上,为检察事业踏实勤勉地尽职尽责。

  “有一次来复查时,他跟我说,能不能先吃止咳药,我还可以继续回去开会。”这一请求让主治医生迟燕飞有点于心不忍,“这种病带来的压力是正无法想象的,但他说只要工作就会忘记许多事情。”

  忘我地工作,让郭恩慧的身体发出警报。2017年3月,郭恩慧在工作中多次咳血,病情一度加重,在家中休息。

  检察长刘伟华闻讯到其家中探望,两人谈起工作,竟一谈两个多小时。等客人一走,他就决定要去上班,他说“工作才是治病的最好药方,我投入进去之后,许多事好像都能自动屏蔽了”。

  2016年初,在铁检院职务犯罪案件立案数为零的情况下,郭恩慧带领反贪团队,埋头苦干三个月,连续突破2起窝案,立案8件11人。

  由于案情复杂、涉及人员多,必须要在时间内获取关键,侦查任务十分繁重。郭恩慧无暇顾及自己的身体状况,一心只想尽快破案。他们异地取证,一干就是13天。在此期间,院里的领导同事都劝他回去休息。他却说“这是我的分管工作,兄弟们都在干活,我哪有回去睡觉的道理?”

  在最紧张的时候,有时候一次出差就是一个多月。郭恩慧的病最怕坐封闭的车厢内,他每次都放弃单位派车,自己赶乘火车,两个小时下车透透气,再接着赶乘下一列火车……这一年,他带领反贪团队查办的职务犯罪案件数量跻身全国铁检院前列。

  郭恩慧至今仍守在办案一线。谁都没有想到,那份只能活一年的“死刑”之后,他却已经了九个春秋。

  如今,郭恩慧每隔一段时间,都要到医院复查,一年要打一个月的针,“这么重的病,活了这么多年,已经赚了。”郭恩慧清楚,长在他肺门的肿瘤已经达到31mm,“我无法控制它的生长,但正常生活状态对我抵抗疾病是有好处的。”

  除了身上的病痛,郭恩慧还有内心的亏欠。从2009年开始,郭恩慧的妻子包延宏每周末都要从250公里外的敦化市赶回照看他,一直持续至今。

  “没通动车的时候将近七个小时,现在一小时四十分钟,方便多了。”包延宏说,自己已经习惯了“两城”奔波的生活,“虽然不方便,但现实就是这样,你就得。”

  包延宏是医生,一直始终默默支持着他。许多人不理解,说老郭病成那样了,为什么不让他在家好好休养,怎么还让他到单位上班?包延宏却说:喜欢工作就让他去吧,总比躺在家里遭受病痛要强,“他是靠工作才有了支柱。”

  “他得病的时候才四十四岁,孩子才上初三,确诊后就是觉得要一步一步往前走,也没有心情去考虑未来怎么办。”包延宏有时候也会觉得委屈,“人精力是有限的,因为要照顾他的病情,我需要放弃很多,但只要他活着,我就觉得什么都可以。”

  “这是她上辈子欠我的。”郭恩慧开玩笑说。但他还是觉得,自己的病了妻子,“她默默地承受,她也明白,‘你在,我在,家就在。’”

  郭恩慧偶尔也在想,“我走了之后会怎样?”但这一话题却是包延宏眼里最忌讳的事。“她比较。”郭恩慧说,这种问题会像是交代后事,她往往很生气,都跟我急眼了,“别跟我说这个!”

 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郭恩慧有了更深的焦虑,“觉得自己的状态不是特别好。”他还会安慰自己说:“你怎么知道到了那个世界不比好呢?也许非常好,可以享福去了。”

  郭恩慧所延续的生命时长,创造了“医学奇迹”,他的主治医生说:“如果说要给出合理解释,应该是顽强的意志和的追求,才使病魔望而却步。”

  “这东西太过,你只能顺其自然地往前走,好在我们都比较达观,遇到问题解决问题,解决不了,就是命了。”郭恩慧喜欢徒步去上班,以此感受生命的律动。

  郭恩慧还说,自己只是一个寻,只是一场疾病让他的生活增添了不一样的色彩,“希望大家能通过我,看到不一样的检察人,也给转隶中的检察人以鼓励。”